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枫火洋溢

世路早已行惯,我心到处悠然。

 
 
 

日志

 
 
关于我

杨一枫 ,笔名杨易锋、枫火洋溢,男,蒙古族,金融学士,文学硕士,著名记者,报社主任编辑,作家、诗人、学者。

网易考拉推荐
 
 

专访著名百家讲坛主讲人阎崇年:千秋业说大故宫   

2013-04-16 19:28: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阎崇年:

 

千秋业说大故宫

 

本报记者 杨一枫

 

 

夜。

北京紫禁城建福宫内灯火辉煌、媒体云集。

《大故宫》巨幅照片下的座位上,新闻出版署署长柳斌杰、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北京市文物局孔繁峙局长、紫禁城学会常务副会长晋宏逵、书法家爱新觉罗·启骧、百家讲坛制片人聂丛丛、副制片人那尔苏、长江文艺出版社副总编金丽红、副社长黎波等众多官员及文化界名人名家汇聚一堂。一位儒雅淡定的老人,带着几分疲乏静静地坐在他们中间,他就是使中国历史上首次全景呈现“大故宫”构想得以实现的关键人物、是潜心五十年完成通俗历史国学著作《大故宫》的著名作家型学者、也是再次走上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讲述《大故宫》的清史专家阎崇年。《杨一枫作品》

专访著名百家讲坛主讲人阎崇年:千秋业说大故宫 - 杨一枫 - 枫火洋溢

 

8年前,阎老登上《百家讲坛》讲说《清十二帝疑案》,结束了《百家讲坛》单集讲座的局面,开创了系列讲座的先河。他的讲述,犹如投入静湖的一粒石子,迅速激起千层涟漪,致使清史热从此陡然而起,也为中国近年来的国学热着着实实添了一把柴。

就是这位老人吗,就是这位在聚光灯下略显瘦弱、坐在繁杂之中依然气定神闲的老人吗?到底是什么力量,让一位醉心清史研究、在“故纸堆中徜徉”的老人,成为家喻户晓的文化大家,让加了一个“大”字的故宫走向普众?

我在轻轻敲响一座高层建筑内阎老那所普通住宅门的时候,不断地这么想。

吃苦与故宫

阎老的住所,简直就是书的住所!我坐到了沙发上,就仿佛坐上了书云之端。阎老正在接电话,他边热情地招呼我坐下,边说“请您帮助详查一下,德胜门的匾额是竖是横?是否也像崇文门一样有斗字匾?谢谢您,万分感谢。”

阎老放下电话,我们的访谈便自然而然地从北京的城门说起,然后说到了北京的内城、外城、皇城和紫禁城。

“说故宫,就必须从北京城说起,还要说到沈阳故宫、台北故宫博物院以及避暑山庄,所以我们这部书叫作《大故宫》。”

要说“大”故宫,就必须“大”跑路、多跑路。于是,近年来,沈阳、承德乃至台湾都留下了阎老探寻大故宫的足迹,而北京的四九城遗址和紫禁城的一砖一瓦,在春雨秋风、夏阳冬雪里更是记住了这位老人奔波的身影。

养心殿,阎老从小到大去过无数次,而在他写作《大故宫》时为了相关数据的确凿,在短短的时间里又连续跑了5次。每遇丈量测算,事必亲躬。故宫内一些地方的测量数据都因阎老的“大故宫”精神重新修定了。

一次记者会上,有一位年轻的记者问阎老:“故宫,您去过多少次?没有几百次,也有几十次吧?”阎老笑了,用同样的句式回答他:“故宫我去过不少次,没有几百次,也有上几千次吧!”阎老的幽默平和淡然,隐于他对事物真实流畅的叙述中。当我惊讶于阎老以77岁的高龄在北京初春的寒风里沿着中轴线走了近5个小时还登上了台阶陡峻的鼓楼、钟楼的时候,阎老也用这样平和幽默的口吻回答了我关于吃苦的问题:“如果我这算是吃苦,那么这种吃苦精神大概是我小时候捡海蜇捡来的吧。”

1934年4月24日,阎崇年出生在山东省蓬莱市的解宋营村。在这个半渔半农的村子里他一直生活到15岁。谈起童年,阎老还有很清楚的印象。那时他既务农,也出海,体会过烈日炎炎的辛苦,也体会过波涛汹涌的危险。那时他经常到海边捡海草、海蜇,无论是酷暑还是严寒,因为“干海草非常好烧,不起烟,又可以代替木柴为家里省钱。”

有媒体曾用阎老的话“像渔民那样勇敢,像农民那样吃苦,像商人那样机变”,来佐证阎老的童年生活造就了阎老的成就。而我隐隐觉得,这些,还不是全部。

在窗外透进的寒冬暖阳的围拢下,阎老讲到小时候捡海蜇的经历:那时捡来的海蜇就放在海滩上,然后用小棍儿围着海蜇画一个圈,就没有人拿走。阎老边说,边用手比划着,“当时的海蜇最大的有这么大”。我的背部沐浴着暖暖的阳光,多日来身体的不适渐渐被放下,自由的神思已飘到了阎老童年的海边。此时此刻,我在阎老那饱经沧桑而平和淡然的微笑里读出了那些媒体没有读出东西:滋味。

我忽然想,也许阎老的这些经历,在别人眼里是苦难,而在阎老眼里是美好的回忆,是生活的滋味。 《杨一枫作品》

 

创新与清史

阎老的书房中书满四壁,其中一架竟然都是他的著作。我暗自揣度:这不是著作等己身了,这简直是著作等姚明的身了。《努尔哈赤传》、《天命汗》、《清朝通史·太祖朝》 、《清朝通史·太宗朝》、《正说清朝十二帝》……细看来,很多都与清史有关,包括《大故宫》。

阎崇年最初研学的不是清史,而是先秦史。“一个人最大的创新精神就在于他自己的人生选择上,”这是阎老最珍重的人生心得。在导师的指导下,阎老选择了清史,因为明清的相关历史资料以北京为多。事业与生活的距离对于研究历史的人说,有时也可以用地域来衡量。阎老沿用了百家讲坛式的叙述,简单平实:“我在北京住,离故宫近,那就研究清史吧!”

阎老的第二次“创新”选择是开创满学学科,建立北京满学会。80年代,阎老到美国做学术交流访问,很多专家都谈起蒙学和藏学,问阎老为何偏偏没有满学。这个问题让阎老兴奋,也让他寝食难安。辗转反侧的思索让阎老决定不能再安于现状,要马上行动,成立满学研究所和满学会。

1991年,满学研究所和满学会成立。至今已经召开了5次国际研讨会,出版了阎先生主编的《满学研究》1—7集、《20世纪世界满学著作提要》,阎先生自己还写出《满学研究论集》。研究满学的学者开始遍布全球,满学在国际上得到了全面的认可。《杨一枫作品》

创新其实是来源传统,来自坚持。没有对传统的一贯坚持,就没有积累中的发现,没有积累中的发现就没有质变的创新。阎老多年如一日,对清史投注了无比的热情。用他自己的话说:“我这五十年只做了一件事,把这件事做好我一生无憾。”要想真正做好,就要创新。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阎老孜孜不倦,在公众还不认识阎老之前,只有案头那盏小灯陪着他在浩瀚无边的清史海洋里遨游。一年365天,清史占了阎老的每一天。就连大年初一,阎老也是4点起床,在隆隆的鞭炮声中钻研。

胸怀与百家讲坛

2004年,阎老的坚持又遇到一次创新的机遇,那就是走上百家讲坛。“回馈民众是学者的重要职责”始终是阎老本持的原则。“关起门研究、打开门交流”的大家风范被阎老在国学的普及推广中发挥得淋漓尽致。

阎老认为,在当前社会,报纸和网络都有其各自的特定目标群体,而电视的受众圈可以向其它群体渗透和漫延,因此其传播影响力巨大。作为当代的学者,应该较好地利用电视这种媒体形式,为学术的传播普及做出应有的贡献。

阎老一说到第一次上百家讲坛,便露出了开心的微笑。当年他走下讲台的时候,别人都问他感觉怎么样,他说,没感觉,因为脑子里都是努尔哈赤,根本就忘了自己在上电视。

真正的热爱是一种胸怀,因为有了真正的热爱就有了一颗包容的心。上世纪90年代,阎老为了寻找一份珍贵的资料想尽了办法,迟迟未果。后来终于在辽宁一位朋友那里发现了一份手抄本,想要借阅,但因为太珍贵,那位朋友迟迟没有答应。那人在北京出差,阎老多次拜访,临走时又把他送到火车站,结果一直等到开车,那人最终也未借给阎老;后来阎老终于在中科院图书馆发现了这份资料的影印本,兴奋之余,阎老复印了两份,一份留给自己,另一份作为礼物送给了辽宁那位朋友。阎老认为,正是因为热爱所以才多了一份理解,也多了一份包容。

正是这种包容让阎老兼收并蓄,用现代学术的视角和平民的视角解读经典,把尘封的历史坚冰融化,化成一条河流,引向普广大众。

走上百家讲坛,阎老“火“了,在机场、在书店,经常会有人拿着书找他签名。在塞纳河的游船上,竟然也有人认出阎老,找他合影。成名,对于阎老来说是个意外。谈到这件事,阎老说,名利是结果,不是目的。他希望我在文章里将他的想法传递给年轻的朋友。“如果当年我第一次上电视时满脑子都是出名和赚钱,而不是努尔哈赤,那我不会有今天。”

如今,阎老的日常生活还是坚持晚上10点睡觉,早晨4点起床,每天工作10多个小时。生活规律与读书的习惯使得已经78岁的他依然身体康健。更重要的是,那如童年记忆里的大海一般的璀璨史学,给了他一种淡定平和的胸怀,正是这种胸怀使他始终保持着蓬勃的生命力!

走出阎老的家,我的心中涌起一股莫名的感觉,那是一种平淡的兴奋。今夜,灯下打开电脑,心中的兴奋依然没有止歇,于是我将其发诸键盘,写下一首古风为本篇专访收尾:

平和雅淡坐春风,起落人生笑从容。

出新推陈论清史,千秋业说大故宫。

多少往事堪回首,蓬莱半渔亦半农。

百家讲坛春雷起,数载回看小灯红。

若问满学谁首创,阎老崇年第一翁。(《人民日报杨一枫访阎老崇年有感》)

 

  评论这张
 
阅读(459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