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枫火洋溢

世路早已行惯,我心到处悠然。

 
 
 

日志

 
 
关于我

杨一枫 ,笔名杨易锋、枫火洋溢,男,蒙古族,金融学士,文学硕士,著名记者,报社主任编辑,作家、诗人、学者。

网易考拉推荐
 
 

秦琼、陆小凤、俞平伯、李清照的蠢动黄昏  

2010-08-12 21:36:28|  分类: 另类说诗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另类说诗词”之《史上最牛的宅女》2——

 
原词:落日熔金,暮云合璧,人在何处?染柳烟浓,吹梅笛怨,春意知几许?

有了时间——黄昏,有了景色——熔金合璧、烟浓染柳,又有了背景音乐——吹梅笛怨,接下来就该有人的思想活动了。

“人在何处?”

这一句本来是在“暮云合璧”与“染柳烟浓”之间,我把它放在四句景色之后解释,是为了完成这一小段的收束。这首词有好几个段落,每一个段落代表了李清照的一种心情。

“女人心,海底针”,李清照虽然写过“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的诗句,但她终究不是MAN,是WOMAN,女子的心态往往是千回百转,莫测不定,从词里的几个段落咱们就看得出来。

春天黄昏的景色很炫也很幽静,但作者却突然发问:人在哪里?人,是谁,谁在哪里?而这句话又是在问谁?古诗词里常常有这样的“天问”,不是问读者,不是问自己,是在问天,问人生。

十几年前一个正月十五的黄昏,我在我家附近的学校操场上一个人溜达,同学约好了晚上去“疯”去看花灯,但是到底谁去,有没有漂亮女生还没有定下来。第二天我就要离家去外地上学。(《杨易锋作品》)操场周围的柳树开始发芽,有了点儿春天的意思,风也变得柔和,还有满天的金色和蓝色,天气一变暖,人就有想动的欲望,更何况离开家的慌张和激动,对未来的想象以及当天晚上夜游中可能发生的邂逅,都让我心里痒痒的,有些蠢蠢欲动。

“同学们都在哪儿呀?都干什么呢?都在准备晚上的出游吗?晚上我可能碰到的那个人现在在哪儿啊?在干什么呢?他也为晚上的出游而激动吗?”

日常生活中你我都经过这样的黄昏,有些紧张,有些盼望,有些猜测,但总之很兴奋,因为晚上有活动:约会,相亲,聚餐,演出,party。黄昏的天空、气温、空气中的味道都变得有些兴奋和蠢动。这就是我在这首词里要说的意境,兴奋的黄昏意境。这种意境来自一种落差,此时的安静孤单和晚上的热闹红火之间的落差,不过热闹是在孤单之后,所以才有了盼望,有了兴奋。

秦琼和弟兄们大闹元宵花灯之前,在长安的小客栈里收拾行李,紧束衣装,把宝刀别在腰上的一刹那,大概会有这种兴奋吧;燕青跟随宋江、戴宗,裹带着李逵,准备正月十五晚上夜访京城名妓李师师商谈招安的时候,大概也会有这种兴奋吧;贾宝玉沐浴更衣预备元宵夜迎接姐姐元春省亲的傍晚,陆小凤飞身“紫禁之巅”等待西门吹雪与叶孤城决斗的黄昏,以及真实生活中朱自清拉着俞平伯踏入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之前的那一刻,大概都会有这种兴奋。每一个兴奋的黄昏意境,从文学和历史的各个角落跃出,排成队等着我们检阅,有了这么多令人心动的黄昏,我们的生活能不精彩吗?(《杨易锋作品》)

如今即使没有梅花,没有笛声,没有大观园,没有飞身紫禁城的本领和畅游秦淮河的机会,我们依然可以在车水马龙的街头,在肯德基明亮的窗前,在小区的一株迎春花树下,等待晚上的约会,体味令人心动的黄昏。

别忘了,我们还有这么多文化片段为我们提供了秦叔宝的黄昏,燕青的黄昏,陆小凤的黄昏,贾宝玉的黄昏,这许许多多的黄昏串起来在生活中积累就会变成我们自己的幸福元素。(呵呵。)

我们往往会忽略不花钱的、就在身边的文化快乐,而去追逐不能马上得到的、别人手里的、要下大本钱争取的快乐,所以我们往往都不怎么快乐。而挡在后一种快乐前面的往往又是钱。

李清照在这样的黄昏里也很兴奋。

有人说,她的“人在何处”,是说死去的丈夫赵明诚,更有人说是宋徽宗、宋钦宗,那两个被金国俘虏的倒霉皇帝。而我觉得没有必要这么具体。(《杨易锋作品》)诗人最喜欢联想,最钟爱移情,这个移情可不是移情别恋的移情,而是由此推彼,由彼推到万事万物宇宙人生。“人在何处”可能包括赵明诚,包括作者自己以及北宋的许多已经不在身边的老朋友,也可能包括徽钦二宗,以及其他留在金国的宋人,还包括一切流离失所、分别思念的人,还有站在同样黄昏里的江南江北古往今来的人… …

当然她也在想,晚上来约我的那些朋友会有谁呢?现在都在干什么呢?(待续)

(宝马停在李清照家门口……发生了什么,请看《史上最牛的宅女李清照、张爱玲3》)

 

原词:永遇乐

 
落日熔金,暮云合璧,人在何处?染柳烟浓,吹梅笛怨,春意知几许?元宵佳节,融和天气,次第岂无风雨?来相召,香车宝马,谢他酒朋诗侣。

中州盛日,闺门多暇,记得偏重三五。铺翠冠儿、捻金雪柳,簇带争济楚。如今憔悴,风鬟雾鬓,怕见夜间出去。不如向,帘儿底下,听人笑语。

  评论这张
 
阅读(9466)|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