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枫火洋溢

世路早已行惯,我心到处悠然。

 
 
 

日志

 
 
关于我

杨一枫 ,笔名杨易锋、枫火洋溢,男,蒙古族,金融学士,文学硕士,著名记者,报社主任编辑,作家、诗人、学者。

网易考拉推荐
 
 

《红楼梦》的女性里,男人最喜欢谁?(1)  

2010-06-10 18:20:02|  分类: 另类说诗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电视剧新《红楼梦》离我们越来越近了,有了新《三国》的榜样,导演心里多少有了些底,声称准备迎接“板砖”,不过希望多些高质量的“板砖”。

不管等待新红楼剧组的是板砖,还是鲜花,有一点是肯定的,又将有一大批新人得到曹雪芹老先生的恩惠!

真的很感叹,曹雪芹自己贫困交加而死,却养活了无数的后人,不知让我们这些后人怎么感谢他才好。

也许不断从红楼梦里读出新意、读出“秘密”、读出曹雪芹的原笔愿意、读出对我们有用的东西,才算真的对得起这位伟大的先人。今天就让我们从红楼梦的诗词里,读出些“别样的东西”。

        《红楼梦》的女性里,男人最喜欢谁?

        ——“另类说诗词”之《红楼柳絮词》1、林黛玉

曹雪芹老先生,确实厉害,他的每一段描写里都仿佛埋藏着许多东西,正如脂砚斋所说,草蛇灰线,伏延千里,要不然刘心武先生怎么能推断出林黛玉是沉湖而死、史湘云嫁给贾宝玉、妙玉救了宝玉、湘云用炸药与人同归于尽这样令人瞠目结舌的情节,从而也间接地推动了百家讲坛的走红。

同样,红楼梦里的诗词也起到了对故事结局重要的暗示作用,除此之外,不同的诗词还暗示了不同人的性格,其中第七十回“林黛玉重建桃花社,史湘云偶填柳絮词”中的柳絮词就很值得品味。静下心来,细细地琢磨一下,也许能给我们一些人生的启示。

先看黛玉的。

                         探秘黛玉的悲观

用一个字总结黛玉的性格,那就是悲。

这首《唐多令》一开头,把柳絮暗喻成花朵,“粉坠百花洲,香残燕子楼”,有色,粉色;有味儿,香味儿,都是令人舒服的美好感觉,但她马上用了两个动词,就悲伤了起来,这正是中国古典诗词的妙处。

坠,降落,残,凋零,好么,都是伤感颓败的景象,两个字就显现了黛玉的性格,悲观无助,在她眼里,不看花开看花落,不看月圆看月缺。

其实悲观和乐观之间有时候就差那么一点点,乐观的人看到的是升,悲观的人看到的是降,乐观的人闻到的是淡淡的香味儿,悲观的人想到的是香味即将消散,这一点点积累起来,时间长了便有了天地般的性格差别。

                        小刚的歌和寂寞沙洲

接下来,这柳絮降落在哪里,残败在哪里呢,百花洲、燕子楼,让我们看看,这是两个什么地方?

洲,河流中(由沙石泥土淤积)的陆地。

当年歌手小刚的《寂寞沙洲冷》有“寂寞沙洲我该思念谁”一句,这歌也是源自苏东坡老先生《卜算子》里的成句,是用鸿雁形单影只,独立沙洲来影射人,(沙洲四面是水,无依无靠,是寂寞孤单最佳的意境场所之一),可见洲在文学的某个角度上代表了孤单,百花洲,虽然长满了百花,依然孤零零的,显得很寂寞……(小杨行走)

那么,燕子楼呢?

                           美女的燕子楼

有一个女孩儿叫盼盼,人长得靓,身材也超好,又能歌善舞,到徐州尚书张建树家做家庭歌女,本来是很凄惨的事儿,没想到她的才华被文雅的张尚书发现了,渐渐的两个人情投意合,产生了真情实感,于是盼盼(靓女)得宠,得宠就会遭嫉妒,人们纷纷说:将来有一天张建树(张文雅)如果没了,第一个改嫁的肯定是她。

世间的事,就是这样,充满了戏剧性,其实我们的生活也是这样,只不过时间淡化了戏剧性。

张建树果然死在了前面,所有的妻妾歌女都纷纷离去,只有盼盼念着旧情不嫁任何人,独自躲在徐州旧宅后园的小楼里过生活,一躲就是十余年。

十几年啊,要是现在,楼周围得建起多少个小区啊,北京的七环八环恐怕都通车了。那座小楼就叫燕子楼。

这段故事是被白居易记载在《燕子楼诗序》当中的,后来因为诗人的雅兴,到徐州做官的苏东坡还专门跑到燕子楼住了一晚上,做了一个梦,然后写成了那篇千古流传的“明月如霜,好风如水”的《永遇乐》,感慨自己飘泊的身世。

不知为什么每次看到苏轼这段典故,都会想起来《倩女幽魂》电影里,书生在鬼屋里独处的情境,呵呵,可能是因为那种孤零零阴森森的感觉。我们想想,那位盼盼一个人在小楼里,独行独坐还独卧,出去买菜一个人,回来做饭一个人,想着当年和张尚书在一起的光景,明月下,微雨里,独立楼头,多么孤单,多么凄凉,任楼外沧海桑田世事变化…… (杨易锋作品)

可见燕子楼象征了盼盼的忠贞,但同时也是孤单寂寞回忆怀念的代名词。

中国古代建筑的名称是非常有诗意的,燕子楼,三个字,就让你联想许多,想起飞来飞去的小燕子,接着是燕子做窝的雕梁画栋,接着是那飞檐跳脚的歇山式屋顶,想起楼外下雨时候的样子,还有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的意境,所以不只是因为白居易这个典故,燕子楼始终都是古代文人笔下怨女孤妇的居所,也是寄托文人不得志情绪的最佳场所。(杨易锋作品)总之,燕子楼是个幽怨的地方,是个被红尘遗忘的角落。

一个百花洲,一个燕子楼,两个孤单寂寞的地方,黛玉就把柳絮的去向安排在这里。“粉坠百花洲,香残燕子楼”,就这么开头两句已经把黛玉性格里的悲字勾勒的淋漓尽致了。

 

                       世界杯期间谁提中国男足谁欠抽

接下来的词句都围绕着这个情调展开,我们完全可以一带而过:第三句:“一团团逐对成毬,”是形容柳絮飘舞时的样子,这是我们大伙儿都见过情景,柳絮在公路上在田野里纠缠成一团团的,像毬;

这个毬就是高俅踢的那个毬,布缝的,所以有一种说法足球的起源地应该是中国,我认为这个说法很靠谱,不过可惜,当代中国男足的表现实在让我们无颜去经常提起这个说法。我又多嘴了,世界杯期间谁提中国男足,谁欠抽,我怎么自虐呀呵呵。

用青岛海利丰事件中指使队员踢假球赌博的经理的话说,别人的球门踢不进,连自己的球门都踢不进,真是地地道道的臭脚。

“飘泊亦如人命薄,空缱绻,说风流。”下阕,“草木也知愁,韶华竟白头,叹今生谁舍谁收,嫁与东风春不管,凭尔去,忍淹留。”(杨易锋作品)这些就是在说黛玉自己了,或是说是黛玉想象中的自己。

红颜薄命,无依无靠,没人管没人理,看来,黛玉从一开始就不断地给自己暗示,暗示自己凄凄惨惨戚戚的结局。

                         喜耕田可以治抑郁症

想想真是很有意思的事儿,黛玉这会儿可以说是锦衣玉食,贾母和宝玉疼她,紫鹃死心塌地地伺候她,有了闲功夫还可以放放风筝、下下棋,最起码还能不愁吃不愁穿而去为柳絮发愁,同一个时间,没准儿这会儿刘姥姥正在乡下“喜耕田”大把大把地流汗呢!在如此优越的条件下,她能把自己的身世构想的如此惨,这也算是一种本事,不过这种本事许多人都有。所以有时候太闲了也不一定是好事。

消极的暗示是个很可怕的东西,它能让你把白变成黑,把囍变成悲,甚至能改变一个人的命运,最少它能降低你一生的幸福度。而相反的利用,做积极地暗示,却会给你带来无穷的好处。

暗示其实是渗透在生活细节当中的。

黛玉的悲观也就渗透在这首词的字里行间,如果把这首词比做黛玉的一生,就像渗透在生活的一点一滴之中,作词有时候也像做人,一词一句积累起来就是一生。“飘泊、缱绻、空、愁、竟白头、叹今生、不管、忍淹留”,这一连串词语把整个词的基调完全浸泡在悲伤里,也把她自己的人生完全浸泡在悲伤里,我们大胆地设想一下,如果黛玉把这些语句换成“远游、笑傲、最喜、趁年华、任平生、谁怕、纵四海”,那么这首词恐怕写出来就会立马被人怀疑成辛弃疾或是苏东坡的了,最少也是个张孝祥!(杨易锋作品)

                       初恋会爱上黛玉,结婚却和别人

黛玉作为文学品中的一个典型形象一个所谓的受封建势力迫害的形象无疑是成功的,可是如果一个现实中的人像黛玉那样悲观,他的一生肯定不会怎么幸福,这样的人需要改变。而和她生活在一起的人时间长了也会觉得很郁闷,所以大多数当代男子恐怕初恋会爱上黛玉这样的女子,而最终去娶别的女子。黛玉是个极端,没几个人会像黛玉那样“焚稿断痴情”或是“冷月荡漾”沉湖归天(见《刘心武揭秘红楼》第三部)。

但现实中还是有很多人紧锁双眉、怨天尤人、悲观失望,每天为飞机失事操心,和拥挤的交通、飞涨的房价呕气。

那么红楼梦里的“乐观者”是谁呢?今天股市里经常引用的一句话就是这个人“写的”,这句话是什么呢?    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篇分解呵呵……(待续

 

原词: 

《唐多令》

粉堕百花洲,香残燕子楼。
一团团逐对成毬(qiu)
飘泊亦如人命薄,空缱绻(qian quan),说风流。
草木也知愁,韶(shao)华竟白头。
叹今生谁舍谁收?
嫁与东风春不管,凭尔去,忍淹留!

  评论这张
 
阅读(7991)| 评论(18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