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枫火洋溢

世路早已行惯,我心到处悠然。

 
 
 

日志

 
 
关于我

杨一枫 ,笔名杨易锋、枫火洋溢,男,蒙古族,金融学士,文学硕士,著名记者,报社主任编辑,作家、诗人、学者。

网易考拉推荐
 
 

沙溪古镇:马帮的“奇怪”安逸(二)  

2009-08-24 10:08: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沙溪古镇:马帮的“奇怪”安逸(二)

作者:杨易锋

   站在四方街上,便可以看到马店那一长串的红灯笼,找一家走进去,院子相当宽阔,正屋的门前依然挂着一长串的灯笼,这恐怕是沙溪马店给我最深的印象。因为沙溪目前还没有旅游团到来,来的都是散客,所以镇上相对比较清静,灯火也少,暗夜里一串串红色就十分显眼,再加上清凉的天气,形成一种独特的韵味,为偏远山路上的旅人带去一丝温暖和安宁。

如今的一些古院马店已变身为旅馆,依然持续着它引接四方来客的功能,其中欧阳大院被喻为茶马古道上的“五星级酒店”。这些现代的“马店”布置得很舒适,很古朴,只是名里的“马”字失去了意义,保存下来的马厩恐怕也只能作参观之用了,停车场已取代了它的实用位置。

据说,当年马帮中很多人放弃了漂泊生涯,在沙溪安心地住了下来。落叶没有归根,但依然安逸,为什么呢?走进沙溪的一些民居去吃一顿农家饭就会明白了。

 沙溪的建筑都是白族风格,而白族民居与老北京四合院十分相像,四面的房子围着一个院落,只是显得简单些,没了垂花门,没了小影壁,多了白族风格的花饰。白族民居有几种样式,名字都很神气,比如“三房一照壁”、“四合五天井”。四合五天井就是四面建房子,房子和房子间的小空地被称为天井,加上中间的院子就是五天井;而三房一照壁是三面建房子,中间一院落,另一面的院墙兼有影壁的作用,在院墙的一角开门。

到沙溪第二天的黄昏时分,我们就坐进三房一照壁样式的院落里,正对着“院墙照壁”,现在我才明白为什么叫照壁:此时太阳也落在屋后,但余晖却通过白色的墙反射,映照的这个院子里亮堂堂的,如正午一般,于是人的心情也亮堂堂了起来。(《杨易锋作品》)

对着照壁便是正屋,其前有一条很宽的高台阶,台阶上摆着三张小方桌,木头做的,暗红色,几张小木凳围在桌旁,这里便是“饭厅”了。坐在小桌旁,满院风光便把我裹了起来:

两旁的房子灰瓦白墙、木窗木门,窗棂上雕刻着各种图案,一派古香古色,而在这古香古色的怀抱里,是满院的花草和盆景。那花真的是很艳丽,大朵大朵的,有种在地里的,有种在盆里的,一条小径拐了无数的弯儿在花间……

一壶茶摆上了小桌,还有一盘瓜子儿,茶香和满院的花香融在一起,淡淡的,轻轻的,和周围的雕花窗格、木门、小桌、屋檐、墙上的花饰一起熨帖着我身上的每一个感觉器官,心就这样渐渐地安静了下来。就在这样的院落里,古典名著里的场景在心头翻然而出,而旅途的疲惫和不安感都被一点点弹了出去,安乐的情绪已经占据了整个身心……

小桌的上方,主人加出一道屋顶来,下雨时也依然可以坐在院中,这样的环境能不让人感到安逸吗?而当年这种安逸是被动荡包围着,因为院墙外就是来来往往的马队,熙熙攘攘的过客。这就是沙溪奇妙的地方,动荡中透着安逸,不过,也许正是这种奇妙留住了马帮里的那些“天涯客”。(《杨易锋作品》)

“天涯客”如今已经不在了,但是这种动荡的安逸已经沿着古镇的遗迹流淌到了今天。事物往往都是对立统一的,在安逸中体会动荡,在动荡中理解安逸,也许这样,人才能真正的平静安乐!(完)


  评论这张
 
阅读(1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