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枫火洋溢

世路早已行惯,我心到处悠然。

 
 
 

日志

 
 
关于我

杨一枫 ,笔名杨易锋、枫火洋溢,男,蒙古族,金融学士,文学硕士,著名记者,报社主任编辑,作家、诗人、学者。

网易考拉推荐
 
 

月夜张家界  

2009-05-01 19:32:28|  分类: 行走天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目前在酝酿美国稿件,很多以前别的文章看不到的有趣细节将出现在这个行走系列里,加上我自己的工作所以留下了一段时间的空档,将以前一些自认为精彩的行走文字放上来,和大伙儿分享)

踏着傍晚的余晖,我独自走进张家界森林公园。夏初暮色下的张家界与白日里完全是两个模样;游人寥寥,晚风习习,暮色沉沉,山脚下的大氧吧广场零散着坐着几个人,整个张家界显得静谧安详。

 

  我闲散地踱过山脚下的一座小桥开始登山。由于林木繁茂如盖,桥这边天色一下子便暗了下来。暗影里依稀可见,山路是舒缓而曲折的,借着树间透下微弱的天光,能看到石阶上绿色的苔藓,踩上去软软的。“有些味道了”,我心里这样告诉自己,姜白石那句“苔侵石井”的词句便翻涌而出;起初还能听到山脚下广场上传来的人语声,越往上走,人声越远,最后干脆一点儿都听不见,只听见草丛深处看不见影的泉身“丁冬”作响。

 

  张家界的树以松为主,都是极高大极挺拔的,树高则秀,树冠高高在上密密地织着,织成一条长廊,整个的登山过程便是在这个长廊中穿行,只是有时突然一个弯,出现一座崖或是一块巨石便成为“天书宝匣”之类的景点了。依旧是白天那条山路,却只我一个人缓步而行。人少,山中便显寂静;寂静,便多了许多诗情。

 

  “今夜居然有月光”,我心中不禁暗喜。黑暗的山路上猛地见一小团如水的月影,自然流畅,又显得顽皮跃动,向前看,左一团右一簇,仿佛捉迷藏一般,逗引着我前行。抬头上望,松叶茂密,见不到月亮的全身,就那样遮着掩着,突然,一个地方出现一小片如洗的天空,月亮便一下子跃了出来,与我呆呆地对望。

 

  夜色更深了。四周一片虫鸣声。月光松影泉声谱成一首安静的乐曲,涤荡着我的心灵,将我送回千百年前的唐宋:“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小时候就特别喜欢这首诗,但直到今天诗中的情境,我才真正地体味到。是城市的喧嚣冲淡了雅性?是我自己的心疏懒到只追求物欲的刺激?还是人生就是这样,幸福和安详就像黑暗中山路上的月光随处可见却又把握不定?我不知道,我只有闭起双眼,聆听这自然的箫声。

 

  忽然想起明日便要回京了,又要投入那繁嚣的城市生活中,要去吃寿司,要去看《潜伏》要去听周杰伦的歌……就仿佛自己瞬间去了千百年前,瞬间又回来了,时光穿梭就在我思想里这样简单地完成,我的心不禁充满了幸福感,从自然到文化最后到生命的感叹,竟然在这月夜下的张家界,在这黑暗的山路上,随着我登山的步伐,在胸中泛起汹涌然后沉淀,最后升华……

 

  我继续在茫茫的夜色中前行。我想,为什么,为什么这种心灵的涤荡和万般的感慨发生在夜色里,发生在我一个人独游张家界的夜色里?

 

  越往上走,树木越茂密,四围的黑暗也就越浓重,透进来的月光也就越发零零星星。黑暗中道路两旁的山岩,有的兀立在旁,如张牙舞爪的猛兽;有的在稍远的黑暗中阴阴地站着,犹如伺机而扑的孤狼。这时,猫头鹰诡异的“嘟嘟”的叫声在林中不时地响起,使远处看不清的草长石乱处更显得阴森怪异。我心底升出一阵寒意,那些古代现代的志异故事一下子全都蹦了出来,在我周围“喘息”。我提气疾行,双拳紧握,长长的石阶上只听到我匆匆的脚步声。

 

  “太好了,前面有人。”几名中年妇女迎面走来,吃惊地望着我:“小伙子,别往上走了,上面一个人都没了,万一有蛇怎么办。”我真想马上掉头和她们一起下山,但禁不住前面黑暗中某种神秘元素的诱惑,便谢绝她们的好意,继续往上。我们有时不得不承认,黑暗对我们充满着致命的诱惑,也许那是因为我们的祖先就是来自那神秘恐怖的黑暗。

 

  快到山顶的时候,觉得兴致已尽,我决定下山,于是转身便顺着原路返回。目标往往是我们前行的动力,可到达目的地后又会怎样,我们到底在追求什么,还是那个老话题:是结果,还是过程?也许事实上什么都不是,就是感觉,兴起而行,兴尽而返,兴致可能就是我们追求的结果。

 

  下山时少了许多豪情,再加上夜深路黑恐惧感占了上风,我总觉得身后仿佛有脚步声,于是飞也似的奔下山,好像满山的黑暗都压了过来,在我身后穷追不舍。

 

  终于回到了山脚下,我穿过那座静静的小桥,跃出树廊的暗影,一下子浸入到满目的明光里,月色是如此的好;月光如水,泻到树叶上,泻到空无一人的广场上,泻到广场四围的花花草草上、泻到我身上穿的黑衣上。我抖了抖衣摆,在一块石头上坐了下来,静静地去看这月色,听这月色、闻这月色,用心感应这浓浓的月色。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