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枫火洋溢

世路早已行惯,我心到处悠然。

 
 
 

日志

 
 
关于我

杨一枫 ,笔名杨易锋、枫火洋溢,男,蒙古族,金融学士,文学硕士,著名记者,报社主任编辑,作家、诗人、学者。

网易考拉推荐
 
 

仓圣宫、令人恐惧的“鬼回避”、斜阳千里(会理笔记2)  

2009-01-14 22:42:28|  分类: 行走天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为什么有个仓圣宫?

今天去了仓圣宫,就是原来供奉仓颉的地方,是在那个短命的同治皇帝时期建造的。

仓颉造字,我们都知道这个典故,传说汉字就是这位皇帝的史官所创。传说就是传说,史学界有人猜测皇帝就是一个部落首领似的人物,一个部落的会设置什么正式的史官。但是传说也是很“神气”的:仓颉采日月之形,察鸟兽足印,以创汉字,被后人称为“万代文字之宗,千古士儒之师”。

供奉这么一个传说中的人物,是为了崇拜文化,而不是祈求什么,这也是我深深佩服会理先民的地方,当时这么一个西南偏壤,竟然如此尊文重教,也是极其罕见的;我走过这么多地方,好像还没有参观什么仓颉殿,不过随处可见的孔庙,在会理却是没有,我问了很多人,他们也不明就里,到底为何这里会蹦出一个仓圣宫来没人说的清。有一点可以肯定,在这个群山环绕的少数民族地方,汉文化的影响早早地就渗透到会理的每一个“毛孔之中”了。

我想,这里毕竟是汉文化波及之地,地域相对封闭,民风又较为悍朴,所以它的文化又较为随意较为洒脱,对原始的图腾式的崇拜和汉文化的影响糅合到一起,便有了这样一座类似学堂和孔庙结合体的“宫”。

2、“回避鬼”——发毛

下午又去了一趟科甲巷,反正会理小城不大,一拐一绕就到了,这条小巷出了许多举人,因此得名,里面的吴家大院非常有名(如今住了28户人家)。我在这里就不描述小巷和大院了,(在报纸上的文章里会叙述到),我只想说说一件让我发毛的事情。刚刚看完吴家大院出来,却碰到一个老大姐,主动和我们攀谈,她竟然是这个吴家大院的后人,现在北京生活工作,和我是同行,她是来为父亲办丧事的。她很热情,带着我又把大院里里外外走了一通,哪里原来有个麒麟屏风,哪里是他们过年写对联的地方,哪里是她那位当过国民党远证军的父亲的居室。那居室是在穿过一道窄巷后看到的,小得很,现在他们只有这一小点主产了,她一会儿让我看树,一会儿让我看屋檐上的瓦当,她说话很有感染性,于是我也随着她的感叹唏嘘不已,没有丝毫的提防。这时,她跨进屋里,说:“你过来看”,我便一下子迈了进去,里面很阴暗,她指着紧锁的斗室的门缝下说:“你看那些灰,那是我们铺的,叫回避,因为今天夜里我们所有亲戚朋友都要从这里回避,‘他’会带着‘他们’回来,明天早上,灰上就会留下‘他们’的脚印!”。(她还说,回避一般是去世的人生前属什么属相,就会在灰上留下什么脚印)

会理的天现在还是相当冷的,屋里也没取暖设备,在冰冷里我听了这话,更是脊背发凉,“在门后我们还放了一枚鸡蛋,,明天也许会有牙印,”她还在说,我已经向屋外退去,呵呵,这是有点发毛,在阳光下我晒了很久,才缓过来。

3、斜阳千里

今天有点闹肚子,明天又要奔忙了,我仿佛就像我的栏目一样,“小杨行走”,不停地走,塞北江南的;年近了,也该启程回京了,那些惦记着我的人们,你们好吗,我黄昏时在异乡小城的古城楼下,在陌生的衣衫土朴的人群里不停地这么想。斜阳处,身在千里之外,爆竹声渐渐地密了,看看古朴的城楼,想想远方高楼,心情你能猜得出是怎样的么?月上中天了……

  评论这张
 
阅读(1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