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枫火洋溢

世路早已行惯,我心到处悠然。

 
 
 

日志

 
 
关于我

杨一枫 ,笔名杨易锋、枫火洋溢,男,蒙古族,金融学士,文学硕士,著名记者,报社主任编辑,作家、诗人、学者。

网易考拉推荐
 
 

年近了在千里之外的小镇(会理笔记1)  

2009-01-13 22:50:28|  分类: 行走天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路向上,公路没了,一条碎石路开始有了残雪的痕迹,这边是峭壁,那边是悬崖。而转过一个弯,突然两旁的树竟然都挂上了白色的雪,那和北方的截然不同,是白色覆在了绿色之上,尽管这样,依然形成了一个雪通道,两旁的白雪在林间一直顺着山势蔓延上去,蔓延成北方的味道。路旁的雪林,那是林教头初上梁山的凄凉,被逼成寇,却又不被寇收留,去纳什么投名状,就是这样的树林就是这样的雪天,林教头的无奈已经化成一种情绪弥漫在这样的片段里。于是,今天我躲在车里,依然泛起了这样的心情,人们总是在不得意的时候会联想那些文学作品的情境。而此时的我却有一种闲适,把林教头后来也渐进的风光的情境也联了进来,于是这一段的凄凉便有了个较好的结局,那寒冷,那饥饿那困顿,那种种情绪就变成了一种浪漫在心头沉淀。

雪夜,在我心里,从儿时起就把林教头和秦琼联在了一起。

上到山顶,这里不是旅游景点,是四川人民广播电台的发射点,高高的发射架在雪雾里影影绰绰,工作站里的人们都躲在屋里,看不到一个人影,四周是盖满了雪的灌木丛,冷极了,照了几张相,就看见山间的风把不知道是云还是雾吹得漫天飞,那绝对不是飘,是逃,瞬间阳光便shunji,而倾泻下来,而瞬间又变成了雾蒙蒙的阴间。在山顶是站不住的,风太大了,好像马上就要飞了起来,那绝不浪漫,而是一种饿极端寒冷的恐惧。

本来以为会理什么都没有,没想到给我了“惊喜”,惊得是有几次就掉下山去了,喜的是果然奇绝的风景都在险处。

回到县城,好温暖,坐到路旁小店吃劣质的饭,黄昏了,小镇的街灯亮了,远远的空气里有爆竹声,年近了,我却在千里之外,好有感觉啊,以往的种种此时变成了胡椒面调味着这碗年前离家万里的“面”。用四川话说,好巴适呦!

年近了……;在离家千里的小镇……

这个破电脑,真费劲,不写了,回头回京后再贴照片和修改的……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