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枫火洋溢

世路早已行惯,我心到处悠然。

 
 
 

日志

 
 
关于我

杨一枫 ,笔名杨易锋、枫火洋溢,男,蒙古族,金融学士,文学硕士,著名记者,报社主任编辑,作家、诗人、学者。

网易考拉推荐
 
 

唐山告诉汶川采访体验  

2008-06-19 19:34:30|  分类: 行走天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地震的消息从四川传来后,所有的人都震惊了,然后就是忧虑和焦急。作为一名新闻工作者,我每一天都在问自己,“能做点什么,能写点什么,为灾区的人尽一点绵薄之力?”而关于地震的报道铺天盖地,怎样才能找到不一样的新闻点,怎样才能为灾区人民的心理重建做点贡献,作为一名“后方”记者,这个问题始终困扰着我。

“救灾的工作还在进行当中,灾区的重建工作不久将提上日程,在这个时刻,灾区人民面对废墟,可能更需要的是希望和信心,而通过和他们有过相同经历的人告诉他们明天会更好,给他们希望给他们经验,恐怕是一个非常好的方法;新闻就要打提前量,相关心理重建的报道要在第一时间完成!” 在和我、孔晓宁等人进行了短暂的讨论后,詹总:“小杨行走,到唐山去!”这时刚好是5月19日的中午11:30。

 

                          误了火车,借车去

 

 我马上去订火车票,被告知当天只有下午五点的了,买票整理行李的时候,詹总已经亲自与当地取得了联系,安排采访行程,“抓紧时间,注意身体”。得到命令,我在收拾行李、联系具体采访单位的同时,开始搜集关于唐山大地震的资料。简单地吃了一点饭后,便出发去车站,谁知道,堵车堵得厉害,差十分钟五点我还困在出租车里!这时候,正好有朋友打来电话,我提出了个不情之请“你能不能送我去趟唐山,马上,”;一个小时后,我已经在前往唐山的高速公路上;坐在副驾驶座上,我一句话都没说,瞪大眼睛看着前方,脑子里都是采访的事:怎么样把唐山和四川灾区的情况“结合起来”,怎么样在这一期改变小杨行走的写作方法,怎么样最大程度体现文章的心理支援的作用……

连夜赶到唐山,一走进酒店大厅,采访便开始了。酒店的工作人员、住店的客人都是我的采访对象,我要从不同人的不同视角来阐释唐山大地震,从而完满完成我的报道,所以我不“放过”身边经过的每一个唐山人,见谁我都会问一句“你经历过唐山大地震吗?”

 

                          要让自己和在“前线”一样

 

早上六点走出酒店,我决定,用脚来“丈量”唐山今天的变化。于是轻装“上阵”,只带了相机、录音笔和水,从北往南,从东到西,从广场到医院,从学校到居民区,全凭两腿……这样我就可以在最短的时间里了解到更多的新唐山、接触到更多的唐山人。

采访的时候,往往都是一人对多人。而说起32年前的地震,每个人又都有一肚子话说,我采取了笔记和录音同时进行的方法,而且同时打开录音笔和手机进行录采;20日当天,唐山非常热,有的地方就是一个封闭的屋子没有空调,闷热加上疲劳,脑袋在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时候一阵阵发晕,也没有风油精,我想了一个方法,找了一个塑料袋装了凉水,一手拿笔,一手将“自制冰袋”放在太阳穴上,精神果然好了许多(这个方法在紧急采访时很实用)。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的路上,是随机采访的大好时机;对于长篇综述来说,随机采访是使文章生动鲜活的有效方法之一,但随机采访需要具备沟通技巧,首先要通过随机观察寻找选择采访对象,其次要注意自己的语言,既不能生硬也不能怯懦,还要注意引导采访对象,不要背离主题。

20日采访一直进行到深夜,但是文章整体的架构还没有清晰,朋友来电话问明我情况,然后说:“你又不是在灾区,用得着这样吗?”听到这话,我一时动摇,想到可不可以多采访两天,但一想到报社上前线的同事和所有在编辑部值班的同事,此时此刻还在岗位上“奋战”,我就告诉自己,我这是在做地震相关报道,在为灾区人民做事,我要让自己的状态和在“前线”奋战的所有人一样。后来回忆,正是这种强迫式的想法让自己及时完成任务,给自己设立一种状态也许是处理应急报道时的一个好方法。

 

                        吃、睡可以简化

 

21日上午我做了一系列补充采访,一直到下午四点吃了点方便面,便开始写稿了。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张床上铺开所有搜集到的材料,一张床上把自己的笔记撕下摊开,然后打开录音笔,这样我坐在笔记本电脑前,就陷入一种被资料包围的境界。这是一个笨办法,不过也确实行之有效。这个时候吃睡变成一种累赘,但为了身体一定要吃要睡,于是我又想了个“土”办法:把三个面包和水放在电视上,隔一个小时吃一个,借机也休息一下眼睛;然后隔三四个小时闭眼躺一会,能睡就睡半小时,这样,在22日上午9:00我便基本完成了《唐山告诉汶川》这篇稿件。然后就是买票、联系背景资料、向老总汇报工作、修改核实稿件。中午便离开唐山,坐大巴回京。

回到北京当晚便开始准备图片以及文字相关资料,为第二天拼版作准备。

 

                      “后方”也是“前线”

                   

23日一早稿子很快就变成了大样,由于是彩版所以一直拖到下午六点。要在一天就解决问题,程序必须简化,从版样出来后,詹总将小题均改为“唐山告诉汶川”的体例,使文章一下子紧凑起来;刘总反复推敲引言部分进行修改;终于,24日,文章见报了,海外版是第一家从这个角度进行地震相关报道的媒体。文章一出,人民网当日就放在了首页要闻位置,三天内有近百家网站转载,有几十位网友通过各种渠道留了言,随后其他电视以及平面媒体开始制作类似的节目和进行类似的报道。日前,受詹总委派,我已经将一些报纸寄往灾区。

回想地震后报社所有的留在后方的编辑记者的敬业状态,想到一句话:遇到紧急情况,有时“后方”也是“前线”!

 

                      

  评论这张
 
阅读(1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